儒道至圣 第2391章 湖上论道

2020-02-15 19:52:14 来源: 东莞信息港

儒道至圣 第2391章 湖上论道

“我倒是觉得你并无清静的必要。毕竟,你我都得圣人救治。”衣知世面带微笑,看着方运。

方运给董文丛使了一个眼色,董文丛立刻带着其他人离开,船上只剩方运、李文鹰与衣知世三人。

“先生大才,不过,我受伤是实。”方运笑道。

衣知世喝了一口茶水,道:“我从圣院处理完事务,原本要直接回武国,但想起那日与你讲经未完,按捺不住,便想再续经会。之后,衣某便可与你谈论天命之事。”

哪知方运道:“我正好无事,谈经无妨。至于天命之事,倒不劳烦先生,我已有根底。只是想说,目前圣元大陆屡逢剧变,文曲星光远超之前,你若封圣,倒是无须外物。”

李文鹰露出了然之色,这才明白衣知世除了要找方运谈经论文,还有封圣之事,毕竟先封圣者夺天地元气,他人封圣只能延后。

衣知世沉吟片刻,道:“空鹤先生也安然回返,我曾观之,若无外力,其三年内无法封圣。如今我病伤已痊愈,虽有波折,但圣道根基更加深厚,三年内必然可登临圣位。”

方运沉默不语。

李文鹰置身事外。

船内只有饮茶之声。

许久,李文鹰道:“我若封圣,可延景国三年。”

方运依旧没有说话,那个“延”字,是在说在陈观海圣陨后,衣知世愿意力保景国三年独立,避免被他国吞并。

衣知世以此为条件,希望自己可先封圣。

思索良久,方运徐徐道:“此事,由不得我。我……不走天命之路!”

衣知世与李文鹰瞪大眼睛看向方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若非两人都是定力极强的大儒,恐怕会把手中的茶杯扔出去。

锻天命是人族历代验证出的封圣之途,自从这条圣道之路确定,就没有谁绕过这条道路而封圣,天才如衣知世也不能。

衣知世眉头紧皱,方运既然说出关系圣道的绝密之事,就是想证明他自身的确决定不了时间。

方运又道:“其实,我或许可在血芒界入道封圣。”

衣知世眼前一亮,轻轻点头,却也没有立刻相信。

方运看了看衣知世,道:“其实,你有捷径,那便是借一文曲星碎片。”

衣知世轻轻摇了摇头,无奈道:“此事休提,绝无可能。如今所有文曲星碎片已经有主,或是各国,或是各圣,即便我要封圣,武国上下也不可能让我独享京城文曲星碎片,多是让我在附近持续潜修。”

“我倒是可取一文曲星碎片,入你文宫,照你半年。”方运道。

衣知世问:“是血芒界的,还是十寒古地?”

方运道:“血芒界的文曲星碎片不能轻动,即便是我取了,也会怨声载道,不到关键时刻,我不会取用。十寒古地的,我会自用。我借你文曲星碎片,从他处得来。”

衣知世微微低头深思。

李文鹰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但心里在不算推断。若是之前的衣知世,或许不在乎文曲星,但先被妖皇所伤,又发现他人都得文曲星相助,自然也想得文曲星碎片让圣道更加稳固。

很快,李文鹰想通要害,看了一眼方运,剑眉一动,继续低头喝茶。

古怪的是,方运说完后,衣知世竟然迟迟不回答。

过了许久,衣知世点点头,道:“你我之间,圣元大陆当不得有第三人封圣。”

“善!在下敬珠玑先生一杯。”

方运遥遥举起茶杯,两人隔空一推,随后一饮而尽。

李文鹰轻点一下头,这个结果和之前的猜测一样。

文曲星碎块何等珍贵,甚至大圣宝物都换不来,方运竟然主动说要借出,那必然有所需,而且不是一般所需。

衣知世又是何等人,不用方运明说,他便知道,方运借出文曲星的代价,必然是针对方运目前的敌人,宗家或雷家。

有半圣宗莫居在,衣知世也奈何不了宗家,那方运的目标只可能是雷家。

雷家的关键,便是雷空鹤能否封圣。

那么,方运的意图显而易见,请衣知世阻挠雷空鹤封圣。

半年时间的一颗文曲星碎片使用权,足以让衣知世封圣的机会达到百分之百。

对比此次交易,衣知世显然是更赚一些,方运愿意如此做,除了要解决雷空鹤和陈圣死后的空白,还是有心帮助衣知世,也算是还人族血墓陵园外衣知世的相助之情。

但是,衣知世的话也很巧妙,他只能阻止雷空鹤在圣元大陆封圣,若是雷空鹤去其他古地或世界封圣,他便管不得。

李文鹰放下茶水,微笑道:“现在可以谈经了吧?你为《论语》注解的开篇……”

随后,两人便如同辩论切磋一般,开始论经。

李文鹰则一言不发,只是眼中经常会闪出异彩,对方运与衣知世的学问越发敬佩。

方运与衣知世越谈越是兴奋。

由于李文鹰也在这里,到了,方运故意提出文战之法,尤其是控剑之术,请李文鹰参与。

论战斗之法

,方运与衣知世加一起,也不如李文鹰。

李文鹰的文名,是杀出来的。

李文鹰在一旁学到许多,开始投桃报李,将自身所学尽数讲出。

方运与衣知世听得连连点头,尤其两人刚刚经历过危险的葬圣谷,对李文鹰所讲领悟极深。

再之后,三人便漫谈天下事,少了一些激烈,多了一些平和以及忧患。

人族读书人,永远都有忧患意识。

到了日出,三人还在船上,经过一个,到日落时,三人还未曾下船。

直到第二个子夜,三人才觉尽兴,发现画舫已经重新回到洞庭湖。

三人都知即将离别,却都依依不舍,无人开口。

李文鹰先道:“不知旧日是否有人在此地论圣道。”

衣知世后道:“自有天地,已有洞庭,还有此佳客否?”

三人相视一笑。

此前此后,三人乃洞庭湖论道。

衣知世去武国,李文鹰北上入京。

方运则孤身前往庆国。

深秋时节,桃山之上竟桃花似锦,怒放满山。

方运坐在已经修复好的武侯车上,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来到桃山之下。

桃山不大,高两百丈。

附近并无人烟,山脚下有一处庭院,守在上山的阶梯之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