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生命

2019-12-05 05:46:59 来源: 东莞信息港

陈飞杰认为,中国在50年代到80年代期间,是在浪费;80年代到2000年期间,大家是在盲目的尝试去做一些建筑,做完以后,又觉得做的建筑不好,要把它拆掉。他建议应该慢慢去改变这种思维方式。如果设计师介入的每个项目,都希望这个项目可以伴随自己到老,在七、八十岁时,还可以看到这个项目在同行业界越来越有价值。一定要让设计师更正一个错误观点:我设计的住宅或者酒店,装修好以后,过两年就要拆掉。

万物其实都是有生命的,跟人有很大的感情培植的关系在里面。所以,欧洲人搬家,不会像中国人一样两手空空搬进新家,只是拿个行李进去住。而是将曾经住过几十年的生活的一切带过去,比如家具,比如家里用过的旧电器。他们认为,通过这些可以找到许多童年的记忆,可能是一些老夫老妻结婚时的纪念家具,甚至床单窗帘,他们认为这是有价值的,花再多的钱是买不到的。但是中国人却认为过时了,把它当成没有价值的垃圾一样扔掉。

陈飞杰说,可能这方面,跟我们的公民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在大学里面读建筑或室内设计的时候,老师用什么样的思维去教育学生,国家用什么样的思维模式去要求规划局,每个城市的规划局长?规划不是只使用三五年,而是需要长期的规划,应该是为下一代着想。陈飞杰曾经和内地的领导一同去考察美国和欧洲的城市,领导们非常惊讶,整个城市的规划是一百多年前甚至两百多年前的规划,一直延续到现在的现任市长,现任的规划局长。他们都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去优化它,而不是将上一代的留下来的东西全部推掉。他们都认为前面留下来的东西是非常美好,值得我们思考。哪怕前面留下来的东西只有三十分,我们只是在这个基础上加分,而不是全部把它推掉。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于波
双流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桂林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去哪里看
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