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好转基因生物安全的大门

2019-11-09 19:35:30 来源: 东莞信息港

守好转基因生物安全的大门

日前,由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国家环保总局南京环科所绿色和平等单位组织的“转基因生物与环境学术研讨会”如期在京召开。来自我国农业生物研究及国家环保等方面的领导、专家、学者到会,就世界范围内的转基因生物发展状况以及其对环境所带来的潜在风险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专家们在肯定了转基因生物对农业、医学、工业等多个领域所产生重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亦对其可能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所带来的潜在污染提出了警告。  转基因生物污染敲警钟  近20年来,现代生物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得以发展,特别是在农业产业,主要作物如玉米、大豆、棉花等的转基因产品产量已占到了相当大的份额。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是目前世界上的主要转基因农产品生产大国和出口大国。仅以大豆为例,美国目前转基因大豆的种植面积已超过了50%,而在阿根廷,大豆中有95%是转基因品种。2000年,在全球转基因播种面积达58%。据美国农业部的预测,今年世界大豆产量可能会达到1.8317亿吨,与去年的1.7408亿吨相比,增幅可达5.2%。这其中的大部分,又是来自像美国、巴西、阿根廷这样的转基因大豆生产大国。转基因农产品可以增加产量,提高经济效益,但对人类健康和环境所带来的风险,更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转基因油菜在加拿大失去控制。1995年,加拿大首次商业化种植了通过基因工程改造的转基因油菜。但在种植后的几年里,其农田便发现了拥有多种耐抗除草剂特性的野草化油菜的植株,即超级杂草。如今,能够同时拥有三种以上抗除草剂性质的杂草化油菜在加拿大的草原农田里已非常普遍。原因只是一些转基因油菜籽在收获时掉落,留在了泥土中,来年它们又重新萌发。如果在这片田地上种下去的不是同一个物种,那么它们萌发就变成了一种不受欢迎的野菜,农民们通常就会把它们除去。然而,可以同时能够抵三种除草剂的野草化的油菜不但很难铲除,而且还会通过交叉传粉等方式,污染同类物种,使种质资源遭到破坏。  墨西哥玉米基因污染事件已经发生。作为美洲重要的粮食作物,玉米是美洲土着人的衣食父母,被印地安人亲切地称为“玉米妈妈”。但是,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玉米妈妈”的神圣纯洁性已经被玷污,转基因玉米带来的外源基因已经渗入到玉米的起源地与品种多样性集中地,对玉米的野生种和土着种构成了威胁。  今年1月23日,墨西哥的环境部门出示了一个研究结果,该研究是由环境与自然资源部、国家生态研究所以及国家生物多样性委员会共同做出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墨西哥被调查的两个偏僻山村里,转基因污染对农民的玉米品种有高达35%的污染比率。4月23日,墨西哥国家生态研究所所长指出,转基因玉米使得墨西哥玉米的基因出现变化,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该国玉米宝贵的生物多样性将遭到破坏。  转基因植物包含从不相干的物种中转入的基因,这些基因可能来自细菌、病毒,或者其它植物、动物。如果这些外源基因又被转入其它有机体,就会造成自然界基因库的混杂或污染。而不同于其它形式污染的是,植物和微生物可以生长和繁殖的生物学特性使得基因污染可能会成为一种蔓延性的灾难。因此,转基因污染已成了世界性被关注的热点问题。  外来生物带来严重危害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主要外来杂草107种,外来害虫32种,外来病原菌23种。这些外来生物的入侵给我国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和社会经济已造成了巨大危害,仅对农林业所造成的直接损失每年就高达574亿元。  有关专家介绍,大部分外来物种成功入侵后就会产生大爆发,生长难以控制,造成严重的生物污染,对生态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比如,原产于南美洲的水葫芦,20世纪中期被引入我国,本来是为了解决家畜的饲料问题。但当我们得知它根本没有预想的实用价值、准备清除后,水葫芦已遍布了我国的华北、华东、华中、华南的河湖水塘,疯长成灾,严重破坏了生长地水生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导致大量水生动植物的死亡。近年来,为了控制水葫芦危害的扩大,一些湖泊的管理部门每年不得不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和资金,对其实施清除性打捞,但成效甚微。  20世纪80年代经东南亚进入我国云南的有害植物紫茎泽兰,几年内就向北蔓延到四川等省,长得漫山遍野。它所到之处,草原上原有的植物均被“排挤出局”,牛羊喜食的草类消失,羊吃了这种草很快就掉毛、生病;母羊怀不上胎,并接二连三地死去。仅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自发现紫茎泽兰后的5年内就死掉1.5万多头羊。这给还处于极度贫困的当地人们无疑是雪上加霜。据称,现在对紫茎泽兰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控制办法。诸如还有豚草、飞机草、大米草等类似的外来植物,目前仍在我国肆意蔓延,已到难以控制的局面。对此,专家们呼吁,不要盲目引进外来物种,以防止对我国的植物种源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守好转基因生物大门  我国是众多生物物种的起源地和品种多样性集中地,仅大豆就有6000余份野生品种,占全球的90%以上。据有关专家讲,由于农作物与它们的野生亲缘种在进化上紧密相关,所以它们常常可以或多或少地相互杂交。这就意味着转基因农作物也可能会与野生亲缘种杂交,并且产生可繁后代。农作物与野生亲缘种的杂交后代可能比它们的野生亲本有优势或者劣势,但无论那种结果,都可能对生物多样性保护造成长期的负面影响。专家们认为,如果转基因大豆在我国种植,可能会对当地的野生大豆品种产生基因漂移,从而污染我国宝贵的野生大豆种质资源库。因为在运输和管理上很难保证转基因大豆不被遗落到野外或被农民种植,更不用说花粉的传播了。值得注意的是,有关消息称,我国近期买入了7.8万吨美国大豆,而自今年1月至3月,抵达我国港口的进口大豆每月都达100万吨。对这些大豆的检疫把关就显得尤为重要。  我国已经加入了WTO,这就意味着今后将有大量的进口农产品进入我国市场。我们在履行义务的同时,更要慎重考虑我国的权利和农业安全,特别是对那些有可能会对我国生物及环境造成污染和破坏的外来物种,尤其需要守好“大门”。  对此,有关专家特别指出:首先要树立防微杜渐,预防为主的原则。有关转基因生物的试验和开发都应考虑其对环境的影响。不能采取先污染后治理,不能以破坏生态为代价来发展生产。其次,必须认真贯彻执行2001年5月国务院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及2001年1月农业部发布的三个配套管理办法。第三,要加强对转基因生物环境释放的风险性研究,加强环境风险监测,依靠公众监督,限度降低风险,确保基因工程技术更好地为社会可持续发展服务。( 刘泉友)

中医美容
经典语录
游戏评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