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第122章杏林春暖

2020-01-25 18:36:50 来源: 东莞信息港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122章 杏林春暖

夫妻生活于现在的她而言是一等一的大事,她哪里敢有丝毫不从?何况人家是上仙,仙人都是天生的医术好手,她可不认为石凡想学她的东西。

“上仙稍等,素贞这就与你分享。”白素贞又开始念念有词,尝试用神识意念将自己的医术心得告诉石凡。

“刷!”石凡的上出现一本书,上书几个大字《杏林春暖》!

“哇!”石凡激动的小心脏又砰砰跳了起来,嫦娥的技艺他可是见识了,再有了白素贞的医术,妈的,咱还怕个毛的没工作啊,就是开个药铺恐怕也能成千万富翁吧。

他小手一点,传来提示,下载《杏林春暖》需要消耗542功德点,石凡呼出一口气,算是在他的预料之中,嫦娥曲谱那种的东西才588功德点,料想白素贞就是给凡人治病的心得,应该不会超过嫦娥,现在不用担心功德不够,一颗心也放下了,立即全心消化杏林春暖。

下载完毕,石凡脑海里立即涌出了磅礴复杂的医理知识,将这些东西消化了,他的医术虽然比不上白素贞,但是结合嫦娥给自己的九脉图,一般的病情应该已经问题不大,对于看病他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巴不得前面突然出现个病人晕倒在自己面前,好给他看看,看一眼又不用担。

“凡哥上仙,请问你还有吩咐吗?”那边白素贞恭敬的说道,她甚至还期待石凡指点她一下呢。

“白娘娘医术果然高明,我已经没事了,你放心,你的事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石凡故作高深地说道,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得到了白娘娘这么多好处,不尽力说不过去呀。

“多谢上仙!”白娘娘恭敬地盈盈一礼,一举一动尽显大家风范,论知书达理,一般的大家闺秀都比不了她,否则也不会如此寂寞了,深闺多寂寥也是真理。

石凡关上,举步要进院子,才发现自家的院门竟然改道了,他这才想起来是自己特意安排的,找人来给院子做了改造,现在这个院子和杨家已经分开,完全是独门独院,不和杨家走一个门,这样也方便。

抬头望去伊丽莎白就站在梧桐树上,见他回来忽然盘旋而起,在浩瀚的夜空盘旋一圈才落下来。

“妈的,真威风,伊丽莎白这个名果然适合你,有种贵族气质。”

“沙沙沙!”压力山大从狗窝里跑了出来,缩着尾巴围着他转了一圈,嗅了嗅味道又跑了回去。

“妈的,压力山大也适合你。”他本来想让他叫亚历山大,跟亚历山大大帝一样霸气,现在看来,特么的还是叫压力山大吧,它那熊样实在跟大帝不沾边。

目光望着亮灯的窗户,石凡心里一暖。

“呵呵,有鸟有狗,还有老婆,这算是个温馨的小家吧!”石凡自语,想着房间里还有貌美如花的老婆等着自己,家的感觉让这个浪子心中有些温暖。

他现在被家族抛弃了,孤身一人,漂泊无依,什么事都要靠自己,不是浪子又是什么呢。

夜色已深,灯光透过窗户在院子里留下朦胧的影子,安详而静谧。

对于男人而言,如果操劳一天,家里有个美丽的老婆深夜还在等着自己回来,铺床暖被,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确是件幸福的事,可惜他们虽名为夫妻,实际上却是路人。

终归是住在一个屋檐下,还睡在一张床上,见他这么晚还没回来,纳兰香雪隐约有些担心,下意识地将梳妆台下面一个上锁的抽屉打开,又将石凡送自己的紫罗兰挂坠拿出来,放在胸前比划了一下,说实在的,很漂亮,不过考虑到是石凡用自己钱买的,随手又扔回了抽屉里。

“终归是个没用的世家子罢了,拿我的钱讨好我,你以为我就会喜欢你吗?别的女人可能会感动,我么?哼哼!”纳兰香雪傲娇地撇了撇小嘴,一副看穿他的样子,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拿起那秀气的万宝龙钢笔,继续做着公司的未来规划,她现在只是暂时离开公司,只要能挺过这一关,还是会回去的,柏丽国际可不全是家族的产业,父亲占了的股份,她其次。

石凡轻轻推开房门走进并不大的小客厅,挑帘进入卧室,便看到纳兰香雪穿着睡衣坐在梳妆台前,正在书写什么,玲珑的背影曼妙有致,台灯下那勤奋曼妙的背影惹人疼、惹人怜。

灯光琉璃,佳人曼妙,浪子孤寂的心被点燃,家的感觉让石凡倍感温馨。

“老婆!”石凡忍不住上前,从后面轻轻拥住了纳兰香雪,却被纳兰香雪起身轻轻推开,“我不是你老婆,鉴于你再次违规,罚款十万元,记住你现在已经被扣掉二十万了。”

“卧槽!”一句话让石凡从梦境回到了现实。见旁边纳兰香雪给自己准备了雪白的浴巾,拿起浴巾便进了洗浴间洗澡。

不是纳兰香雪喜欢他,而是双方可睡在一张床上,怕他不讲究卫生特意准备的。

洗着澡,石凡不由又想到上午捏纳兰香雪屁股的事,呵呵,过瘾,你不是高冷么,老子捏你了怎么滴。

洗完澡,裹上浴巾回到卧室,纳兰香雪已经上床躺下了,石凡正想进被窝,纳兰香雪忽然俏哼了一声,“去换上睡衣,别想趁机占便宜。”

这丫的根本就没回头,却象看到一样,敏感的女人都这样。

“呵呵,妈的,看的挺严!”这种事石凡不好跟她计较,何况旁边躺个美女,浴巾里没其它衣物的确不太雅观,只好又换上睡衣,不过凡哥才懒得出去,怕啥,当场换。

听着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知道他在换衣服,纳兰香雪脸蛋绯红,不由又有些发烫。

“就是个天痿,怕啥!”纳兰香雪给自己鼓着气,她轻轻阖上美眸,长而翘的睫毛轻轻展动,要睡觉了。

石凡重新靠在床上,便想到了孙悟空和白素贞的事,顺手又拿过了,点开了嫦娥的对话框,“仙子,咱们的猴子怎么样了?”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西固医院
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怎么样
长治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苏州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南昌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