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北三县受热不均波动不大图

2019-07-14 00:32:20 来源: 东莞信息港

廊坊“北三县”:“受热”不均 波动不大(图)

燕郊与北京通州隔河相望,房价跟随北京而起落。目前燕郊新房单价已突破万元。图/CFP

从北京通州往东,过了潮白河就到了河北廊坊的地界。如果从地图上看,这一片包括香河、大厂、三河,被北京天津紧紧包围,与河北廊坊主体区域反而是分隔的。对于廊坊来说,这三个县市习惯上被称为“北三县”;对于北京的买房人来说,这“京东三县”已经是京城楼市的一部分。

“北三县”房价已经廊坊市区

2014年4月,廊坊市区不少楼盘报价还只在7000元/平方米的水平。而“北三县”房价水平特别是隶属于三河市、紧邻北京的燕郊,许多楼盘的价格已经跨过万元大关,高的甚至超过15000元/平方米。位于大厂的潮白河孔雀城房价也达9000元/平方米。香河的房价相对低一些,但不少楼盘7000元的单价也和廊坊市区持平。

燕郊某楼盘营销负责人对表示,从房地产视角,“与其说是河北燕郊,不如说是北京燕郊”。

根据燕郊、香河等地开发商介绍,来自北京的买房人是区域楼市需求的主力军。

中国房地产经理人联盟秘书长陈云峰认为,以燕郊为代表,“北三县”已经先于河北其他地方开始了“京冀一体化”的进程,燕郊的房价早也已经跟着北京而非廊坊市的房价波动调整。

燕郊领衔“北三县”,房价几度起落

“北三县”楼市提前启动和北京的“一体化”,房价也和北京一起经历了起落,其中典型的就是燕郊。

与北京通州隔河相望,燕郊的房价在2010年初就突破万元。当时通州房价一度突破25000元/平方米。

北京盛达置地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彭文涛表示,“大北京”的辐射是呈梯度的,四环、五环、六环、环北京,一阶一阶,属于规律性现象。

随后,经历2010年年初的疯狂,随着“史上严厉”调控将临,燕郊楼市就开始跟着北京特别是通州楼市走低。2012年之后、2013年,燕郊房价也重新站回高位。因此,在今年3月以来环北京部分区域房价上涨中,相对更成熟、房价水平更高的燕郊等区域,房价表现就比较慢热。

品牌房企扎堆香河

谈到“北三县”楼市,业内人士还提到一个现象,从北京置业需求释放来看,燕郊热;从大品牌房企投资方向看,香河聚集了更多的知名开发商。相对比,大厂县的楼市并不热闹,知名房企也很少;燕郊开发商以本地为主,如开发了夏威夷系列、富地广场的兴达地产,开发了上上城系列的福城房地产等,鲜有外来房企。

而在香河,虽然有2011年的土地风波,但并没有根本性地影响品牌房企对香河的看好,万科与五矿联合体、绿地、鸿坤、富力、万通等一批品牌房企都进入了香河。

一家知名房企总经理对表示,香河在京津冀大格局中具有区位优势,交通发达,产业发展潜力大,因此符合房企投资取向。“未来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香河房地产也将获得长足发展。”

“北京人”在“北三县”

“跨省族”奔波忙

向东、再向东,蜿蜒延伸出去的公路,连接着北京与河北廊坊“北三县”,连接着几十万“北漂”每天的上班与回家的路。追逐的梦想、“跨省”上班的辛酸、难以触及的北京房价、京外温馨的小窝……这是很多“北三县”的“北漂”的酸甜苦辣,百味人生。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北京、北京……”小梦(化名)喜欢上下班时听着《北京北京》。车窗外夜色下的通燕高速、空空荡荡,全然不似高峰期时钢铁长龙般的拥堵。这条公路,每天都承载着以30万计的人潮奔波在京冀两地之间。

小梦,1989年出生的姑娘,十年前开始和父母在燕郊居住,现在在某国有大型航空公司工作。“几年前,没有私家车时,光上下班路上就要花六个小时,夏天时满车的汗臭味,冬天不到5点就要爬起来,站在北风中等早班车。现在买了小轿车,却也有新的麻烦。去单位一趟,光过路费就要15块”,小梦苦笑着说,“跨省上班,要么花钱花精力,要么花时间花精力。回到家后也基本不想动。所以现在我经常选择等高峰期过了再回家。”

“我是看着燕郊的房价涨起来的,要是几年前我能有现在这样的收入,肯定毫不犹豫地多买几套。”小梦叹了口气,“当时爸妈老是想等房价降下来一点再买,结果这一等,就把房价从每平方米六千元等到了一万二千元。”去年年底,她自己贷款在位于102国道北侧一楼盘买下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

“既然这么累,为什么不在本地找一个工作?”问。“因为北京啊……”

燕郊之南、大厂的孔雀城售楼处里,碰到了朱梓宣。这个从江西来到北京打拼的小伙子穿着格子衬衫和宽松的牛仔裤,双肩包松松垮垮地斜挎在一边肩膀上,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沙盘,听销售人员介绍开发商推出来的新产品。

朱梓宣大学毕业之后便留在了北京,从事设计行业,至今已有六年,目前是一家民营企业的技术主管。他说,他的生活就像是一枚不断翻转的硬币,一面是他位于国贸明亮的办公室同MAC电脑上变幻的色彩与线条勾勒出来的梦想与事业,另一面则是他在朝阳、通州交界处某小区地下室里租住的14平方米蜗居。

“毕业后没什么钱,只能租地下室,后来又想攒钱买房。北京城里的房价实在太贵了,我攒的那点钱,连个首付都不够。”他说,看中了孔雀城一套120多平方米的三居,总价约130万元,“我可以承受得起,还可以把父母接到这边来生活”。而对于之后要面临的“跨省”生活,朱梓宣显得有些茫然。“不管怎么样,先把房子买了,有个落脚的地方再说。怕再一等,以后连大厂的房子都买不起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张旭陈禹铭实习生孟祥玉

原标题:廊坊“北三县”:“受热”不均波动不大(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龙明洁

微信制作小程序
进存销软件
微信会员卡小程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