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红烧肉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7:19:46 来源: 东莞信息港

岳各庄有一位技艺高超的大厨,姓李,常年剃光头,人称李光头。李光头,不简单,掂大勺,烧菜肴,烧出酸甜苦辣咸,供人品尝。都说众口难调,李光头偏偏能调众口,李光头炒的菜,吃一口想两口,李光头烧的汤,喝一碗想两碗。尤其是李光头的绝活红烧肉,顶着风都能闻见香味,香味直勾人馋虫。人人都说,李光头的厨艺,方圆百里,无人能比。不仅岳各庄,就连外村遇到红白喜事,请客坐席,大都少不了李光头掂大勺的身影。  眼看李光头年事已高,大勺掂得越来越吃力,这手艺得传下去啊!可是他膝下无子,于是生了招徒弟的心思。  消息传出,拜师的人络绎不绝,几天功夫,踩低了李光头家的门槛。谁都知道,掂上大勺,吃香喝辣饿不着!  ,李光头相中了两个小伙子,这两小伙子,长得一个赛一个精神,一个比一个干净,厨子的长相很重要,不能看了厨子,没了胃口。  一个是猎户老赵家的儿子赵天龙,不喜欢打猎,偏偏酷爱烹调。另一个是庄稼人刘老汉的儿子刘亮,天生味觉过人,是块当大厨的好料子。  两个徒弟磕完头就剃了光头。李光头说过,大厨为什么戴帽?怕头发掉菜里!干脆剃了去!  李光头真教,徒弟俩真用功。先用大勺掂沙子练腕力,大勺上下翻飞,沙子一粒不撒,眼看着胳膊一天比一天粗。接下来,李光头教徒弟俩配菜刀工,直到切丝细如发,切片薄如纸。教烧火掌勺,南甜北咸各大菜系。  一年之后,徒弟俩得到李光头的真传,煎炒烹炸样样精通,更绝的是,徒弟俩烧出来的红烧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连岳各庄辈份长的董云也举着筷子吧嗒着嘴,一个劲叫好。  两个徒弟都知道,自古以来,师傅只把看家绝活传给心爱的一个徒弟,为了得到绝活,徒弟俩掌勺时更加卖力,更加仔细,日久天长,赵光头和刘光头的名声渐渐响了起来。  选了良辰吉日,李光头宣布彻底退休,并立下规矩,凡邻里乡亲有红白喜事来请厨子,两个徒弟轮流去掌勺。  时隔不久,小日本的铁蹄踏进中国,对老百姓实施了三光政策,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有一次刘光头去杨各庄忙活了三天,在回岳各庄的路上,遇见一小队日本鬼子,刘光头暗叫不好,小日本进了岳各庄!小鬼子队长狗头蛤蟆眼,鼻子下边留一块黑胡,哇啦哇啦说鬼话,旁边站着个点头哈腰的翻译官,如果翻译官长了尾巴,就是条哈巴狗。翻译官对刘光头说话时挺直了腰板,变成一头獒犬:“请刘光头走一趟,为皇军做红烧肉!”  刘光头怒目圆睁,骂这个翻译官:“狗汉奸!”  就这样,刘光头被小鬼子的刺刀抵着后腰,朝岳各庄走来。远远看见岳各庄村西站了一堆人,刘光头心里打起鼓来,小鬼子耍的是什么花招?  “闪开!闪开!闪开!”翻译官尖细的嗓音像一条被踩了尾巴尖子的野狗。  人们迅速闪出来一条道路,刘光头看到道路的尽头有一个枯瘦如柴的汉子被绑在树干上,这个汉子的脸涨得通红,脖子上爬着几条大蚯蚓似的血管,嘴唇干裂,嘴角堆积着许多小泡沫,尽管在破口大骂,声音如同破风箱一样呼啦呼啦响,更像犯了哮喘,根本听不出骂的是什么。  汉子旁边站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日本鬼子,有个大官模样的,肚大腰圆,戴白手套,握指挥刀。再旁边站着张屠户,被一个日本鬼子用刺刀指着,刘光头心里纳闷,怎么张屠户也被押来了?  再看这边的人群,有董云、爹娘、师父、左邻右舍,全是岳各庄的父老乡亲,没看到师兄赵光头。  刘光头被推到鬼子大官面前,鬼子小队长指着刘光头哇啦哇啦叫了一通,鬼子大官看了看刘光头,点点头表示赞许。翻译官指着枯瘦的汉子,对刘光头说:“太君要吃这个八路的肉,你师傅李光头老得动弹不了啦,请刘光头为太君烹红烧肉!”然后又指着张屠户说:“把这个八路的皮剥了,活剥,太君要瞧乐子。”  张屠户祖祖辈辈在岳各庄杀猪宰羊,浑身冒着杀气,牲畜们看见他都躲得远远的,这时候张屠户睁大环眼瞪翻译官,眼睛瞪出血来,破口大骂:“狗日的,杂种操的!老子先剥了你!”  张屠户举起剥皮刀直奔翻译官,状若柳叶的剥皮刀寒光闪闪。说时迟,那时快,没等张屠户靠近翻译官,鬼子大官的指挥刀劈了过来。指挥刀非常锋利,从右肩劈到左胯,血从脖子里向外喷射,花花肠子从劈开的肚子里流出。张屠户眼睛流着血,用尽一丝力气,举起剥皮刀向八路刺去,刺进八路的心窝子,刀柄一转,热血喷出,撒向张屠户,张屠户和八路在血雨中四目相对。刘光头明白这是张屠户送八路上路,免受活剥之苦。  八路脖子上的蚯蚓不见了,头跟着垂了下来,张屠户“扑”的一声倒在地上。从鬼子队伍里跑过来两只狼狗,扒张屠户的肚子,掏肚子里的肠子,狗嘴叨住肠子,狗头往前一送,像吃凉粉一样呼噜呼噜吞下肚去。可怜张屠户宰了一辈子畜牲,却被不如畜牲的日本鬼子给劈了。  “八嘎!”日本大官哇啦啦说了一通,显得非常生气。  翻译官冲人群扯着嗓子叫:“太君生气了,还有屠户没有?张屠户有徒弟没有?赶快过来给八路剥皮!”  人群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动弹。  “八嘎!”日本大官又哇啦啦说了一通,显得更加生气。  翻译官油光光的头发上滴出汗来,瞪大了眼睛说:“太君更生气了,如果没人给八路剥皮!就开始数数,每数十下杀一个人!”  早有两个小鬼子端着刺刀跑向人群,做好杀人准备。  董云正在人群里打哆嗦,白胡子直抖,嘴里叨叨着:“造孽啊,造孽啊。”刘光头的爹娘老泪纵横,师父李光头眯着两只迎风流泪的眼睛。  “小鬼子我日你祖宗!”张屠户的徒弟小孟子蹿出人群,举着剥皮刀飞一样跑向日本大官。这次根本没用大官动手,两柄刺刀像扎蛤蟆一样把小孟子扎了个透心凉,尸体倒在刘光头面前,狼狗又跑了过来。  “我来!”刘光头大吼一声。  “慢着!”李光头大喝一声,然后对翻译官招了招手,说:“长官,为了让我徒弟刘光头把红烧肉做得更好吃,请让我传他一手绝活。”翻译官鹦鹉学舌,照着翻译,鬼子大官点头表示应允。  刘光头双腿灌了铅一样沉重,又像踩了棉花一样发飘,走到师傅面前,扑通跪倒。李光头压低了声音说:“徒弟啊,我已经让你师兄联络猎户去了,他们正在白马山打猎。眼下,这红烧肉不做是不行啦,你不做,别人也得做。过来,师傅教你绝活……”  翻译官等得不耐烦,走近李光头,催问:“教完了吗?你这两光头别耍花招!”  “你这个败类!”李光头半眯的眼睛突然睁开,透出炯炯寒光,突然从后背抽出一把菜刀,刀快如电,砍向翻译官脖子,翻译官吓得像只王八一样缩了脖子,菜刀砍在肩膀的骨头上,发出骨头被砍断的咔嚓声。翻译官像断了狗腿的狗一样大叫一声,在地上缩成一团。  “砰!”一声枪响,李光头的光头上出现一个指头粗细的洞,血从洞里冒出来。  “师傅!”刘光头满眼含泪,脸色铁青。  一柄明晃晃的刺刀伸到刘光头眼前,逼着刘光头站起身,走到八路跟前。刘光头摸着八路的头颅,准备下刀,突然看到八路的肩膀上有块黑色胎记,再看眉眼,不是哥哥刘明还是谁!  原来,刘亮有一个孪生哥哥叫刘明,刘明刘亮哥俩不仅长相一样,而且肩膀上都有一块黑色胎记,哥俩很小的时候,爹娘把刘明过继给远房亲戚,远房亲戚远走他乡,刘明也就没了消息。  刘光头鼻子一酸,眼前一花,抱紧哥哥的脑袋,不省人事。小鬼子一瓢凉水浇到刘光头的光头上,刘光头猛吸了一口长气,定了定神,挥刀割开哥哥的眉心……  这时候,鬼子端刺刀逼着两个村民挖坑烧火,支起铁锅。  刘光头耍大勺,噼里啪啦一顿忙活,放肉片倒酱油,撒葱花淋麻油,泼凉水点老酒。  红烧肉出锅,鬼子小队长端碗盛肉,献给鬼子大官,鬼子大官先闻后尝,嚼了几下,啪地吐在地上,“八嘎!”鬼子大官哇啦哇啦叫唤。  那两只狼狗吃人肉上了瘾,跑过来抢鬼子大官吐出来的肉,刘光头猛然扑到地上和狼狗争抢,刘光头胳膊粗,抡起来把狼狗砸了个跟头。鬼子大官挥刀要劈刘光头,就在这当口,响起了枪声,原来赵光头带着岳各庄的猎户来了,岳各庄的猎户个个是神枪手,上山能捉猛虎,下河能捕蛟龙,枪法奇准,说打鬼子左眼,不打鬼子右眼。  鬼子大官应声而倒,其余的鬼子以为八路来了,吓得屁滚尿流,翻译官挣扎着也要跑,被刘光头一菜刀剁在脚脖子上,又在脖子上补了一菜刀。只有几个命大的鬼子疯狗似的逃离岳各庄。  赵光头和刘光头埋葬了李光头、刘明和张屠户师徒的尸骨。说是刘明的尸骨,其实就是一大锅红烧肉,还有骨头架子和一张皮。  刘光头眼里噙着泪对赵光头说:“我们都想得到师傅的看家绝活,师傅的绝活就是炖肉放凉水,有色有香但是腻味,没人能吃得下,他老人家是想保我哥哥一个全尸。”  赵光头用袄袖擦了擦眼,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话:“师弟,我们学了大厨的本领,却不能保卫岳各庄的百姓,有了绝活,也不能救你的哥哥。小鬼子死了大官,不会善罢干休,我们不如去投奔八路军,为师傅,为你哥哥,为张屠户,为小孟子,为全中国老百姓报仇!”  刘光头点了点头,趁着月色,两个光头连夜离开了岳各庄。  三天后,日本鬼子大举入侵岳各庄,遭遇八路军的伏击战。八路军中有两个光头异常勇猛,他们赤膊上阵,一手舞大勺一手挥菜刀,大勺挡子弹和刺刀,菜刀斩鬼子的鬼头,如入无人之境。尤其那个肩膀上生有黑色胎记的光头,大勺上下翻飞,菜刀上劈下撩,杀得小鬼子哭爹喊娘。  这场战役,日本鬼子全军覆没。岳各庄安然无恙。 共 35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尿路感染的预防措施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医院怎么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