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救患病儿子跨国求医两年花掉400万

2019-11-09 18:18:04 来源: 东莞信息港

男子为救患病儿子跨国求医 两年花掉400万(图)

老金和妻子下定决心,一定要治下去,那怕山穷水尽。老金紧紧地握着妻子的手,两人对看了一眼,又看看陌生的医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是儿子进入重症监护病房的第二天,老金守在一旁,小家伙竟然睁开了乌黑的眼睛。

老金的小儿子已经基本痊愈 老金供图

所有的抢救措施,医生都用尽了。看着浑身发黑、奄奄一息的儿子,老金无限为难。儿子只有两个月大,乌溜溜的眼珠闪着光亮,像是在说,“爸爸,救救我。”

老金和妻子下定决心,一定要治下去,那怕山穷水尽。

在首尔治疗两年,小家伙的腿基本痊愈了。小家伙已经学会了说话,中文和韩语都说得很流利。

这两年,老金努力赚钱,给儿子治病、还债、养家。“生下他,就对他负责,无论什么代价。”老金说。

2014年8月9号,新的一个疗程开始,长春飞往首尔。看着儿子蹒跚在机场的长廊里,不要抱抱,不用牵手,老金发了个朋友圈,“儿子的人生开始了,一切都要学会独立坚强。”

病情发展

刚出生时,腿上有一块红记

老金今年49岁,朝鲜族,曾经是一名军人,转业后自己做起了生意。

近几年,他在长春市绿园区开了一家时尚酒店。2010年,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

妻子也是朝鲜族,能说一口流利的朝语。婚后一年,媳妇为老金生下了一个儿子。

2012年,龙年,两人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那是一个特别的日子,9月18号。小家伙虎头虎脑,薄薄的单眼皮,像极了老金。连媳妇都说,大儿子像自己,小儿子像爸爸。

仔细端详这个小家伙,怎么看都看不够。在宝宝右腿上,老金发现了一块红印记,“就像胎记一样,周围的皮肤还红红的。”

医生说,因为是剖腹产,孩子腿上的红记可能是在被取出时发生的拉伤,建议观察三五天。

几天过后,小家伙腿上的红记并没有消退,但其他一切正常,家人也没有把那块红记放在心上,权当是一块胎记了。

不到一个月,右腿肿成大人小腿粗

半个月后,小家伙右腿上的红记渐渐变成了紫色,越来越大,孩子哭得也越来越频繁。老金轻轻摸着孩子的腿,“肿得发硬。”

意识到苗头不对,他和妻子抱着还未满月的宝宝四处求医。因为孩子太小,医生们都不敢轻易收治。“没见过这样的,不好确定是什么问题。”

宝宝的腿还在一天天变肿变粗。一位医生看了之后说,“这可能是血管瘤的一种,这么小的患儿从来没见过,医院也无能为力。”

老金抱着宝宝花高价挂了专家号,排了一上午队,结果“专家”问他:孩子生的是什么病?怎么得的?

“我要是知道,我干吗还来找你呢?”老金抱着孩子夺门而出。

还有一些治疗方案,让老金不敢想象后果。“要手术,还要涉及到植皮治疗,可能面临截肢。”老金说,孩子还这么小,怎么能失去一条腿呢?

不到一个月,小家伙的右腿肿成了成人小腿一样粗,紫黑紫黑的。

辗转各大医院 病急乱投医

“北京的各大医院走了一遍,医生同样束手无策。”夫妻俩看到孩子的痛苦,“一刻都等不了。”

在上,他找到一家医院,说是可以治疗与儿子相似的病情。“5天包治。”老金和妻子几乎到了病急乱投医的状态,决定去试试。

医院在北京的郊区,一栋二层小楼。看到满墙上都挂着广告后,老金的心凉了半截。但他仍不愿放弃这个机会,还是要试一试。

抽血、化验、打针。老金问医生打的是什么,对方说“保密”。孩子的病情一直未确诊,可各项治疗一样没落。不到4天,医药费花了10多万元。

宝宝疼得每天哭,腿一点也不见好。老金质问医院,为什么迟迟不确诊,治疗还一直推进。

对方说了句,“这病,我们治不了了。”

跨国求医

飞到韩国时孩子已奄奄一息

在上,老金发现美国和韩国的医院,治疗过跟儿子类似的病例。治疗成功的案例报道,让老金重拾信心。

韩国近,语言也通。跟医院沟通好,2012年11月份,夫妻俩抱着不足两个月大的儿子,登上了飞往韩国的班机。此时宝宝的腿肿得又黑又亮,“一碰就像能出水。”老金说。

从长春到首尔,坐飞机约两个小时。孩子在飞机上又哭又闹,但到了后半程,孩子不怎么哭了,这让老金很害怕。

飞机即将降落前,“孩子浑身发紫,怎么叫都没有反应,昏死了过去。”

跟韩国的医院联系好,救护车在机场待命。飞机降落在仁川国际机场,宝宝已奄奄一息。救护车拉着一家人直奔医院,孩子被直接送进急诊室。

老金紧紧地握着妻子的手,两人对看了一眼,又看看陌生的医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打了一个半月针 孩子的腿正常了

接下来的两天,老金像过了一个世纪。

抢救了一天多,重症监护室里的儿子已经处于休克状态,全身紫黑。医生说,所有的抢救措施都用尽了,就看孩子自己能不能挺过这一关了。

来首尔前,老金准备了30万人民币,几乎一天就花得所剩无几。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老金内心充满矛盾。“这么治下去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也许放弃对他是一种解脱。”

那是儿子进入重症监护病房的第二天,老金守在一旁,小家伙竟然睁开了乌黑的眼睛。“那小子浑身插着管子,眼睛看着我滴溜转。”老金说,他这辈子都忘不了那眼睛,像是在说,“爸爸,救救我。”

他和妻子下定决心,一定要治下去,那怕山穷水尽。幸运的是,宝宝挺过了急救,接下来开始进行腿部治疗。

对于孩子病情,韩国专家进行了会诊,终确诊为“血管畸形肿瘤”。韩国专家说,像老金孩子这么严重的,全世界的孩子只有五六例。

因为孩子小,医生没有采用手术方案,而是选用药物治疗。药物治疗持续了一周,孩子的病情仍没有改善。专家们再次会诊,加大了一些药量,孩子的腿竟奇迹般地消肿了。

坚持打了一个半月针,宝宝的腿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左右腿一样粗了!”眼前的效果,让老金和妻子不敢想象。

花光了400多万 他甚至为医疗费去了赌场

孩子的病情有所改善,可每天的治疗费,就要人民币近5万元。他委托朋友把他的时尚酒店出兑了。“因为着急用钱,400万我就兑出去了。”

但即便这样,他还有欠医院治疗费17万元长达半个月的时候。妻子在医院照顾儿子,他则是长春首尔两地跑,筹集医药费。家里的哥哥弟弟都挺仗义,“还差多少钱,尽管开口。”可经常借钱,都是大数目,让老金实在难开口。

医疗费交不出,怎么来钱快?他想到了赌博。给妻子留了一些钱,保证平时的生活。“趁她睡觉,我就把钱拿走了,然后去赌。有时候会赢点,一兴奋想翻盘,把本金和赢的钱全部下注,结果都输了。”这样的场景,老金经历不止一两次。妻子知道他去赌,也没有办法。只是看他回到医院后,哭着说,“你到是留点吃饭的钱啊……”老金低着头转身出门,泪流满面。

在难的时候,还是亲戚朋友帮他挺了过来。“好在孩子的病治好了,但赌博真是不可靠的。”老金说。

延伸阅读

美发
自然生态
西安机械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