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学生被老师骗作童工调查噩梦般的生活

2019-11-09 17:59:09 来源: 东莞信息港

近百学生被老师骗作童工调查:噩梦般的生活

核心提示:河南柘城一初中班主任王秀敏将还在上学的孩子“带出去赚钱”。由此揭开了宁波一家食品厂招收童工的内幕。这些孩子的15岁,每天的劳动时间都超过13个小时,身心健康受到极大摧残。

84名孩子被班主任带出务工

2006年8月7日下午2时,天气酷热,浙江省宁波市全城上下都在为迎接台风“桑美”做着紧张准备。来自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申桥乡的四名孩子家长,找到,向诉说了他们的孩子被老师用欺骗手段带到宁波失踪的消息。

家长朱先生说起此事一脸的无助和焦急,他的女儿叫朱平(化名),只有13岁,是申桥乡中学初一的学生。今年7 月初,女儿的班主任王秀敏老师招集学校的女学生说,她在宁波有个亲戚,可以安排这些孩子们到一个工厂打工,每天干8个小时的活儿,管吃管住,每个月工资750元,并且还报销来回的路费。

柘城县是贫困县,自然资源缺乏,经济发展滞后,当地老百姓的人均年收入不到一万元,农闲时人们都到外地打工赚些辛苦钱以补贴家用。王秀敏老师能将还在上学的孩子带出去赚钱,很有煽动性,趁暑假可以让孩子们去宁波这种沿海城市见见世面,又可以挣些学费,学生和家长们都很高兴,认为王老师给孩子们办了一件实事。当时报名的女孩子很多,王老师收了每个学生20元的报名费。

据家长介绍,这些孩子的15岁,小的只有12岁。7月9日,是出发的日子,王秀敏包了一辆客车,带着84名该校的女学生出发。20多个小时后,有的孩子给家里打来,说她们已经到了宁波,王老师带她们去的厂子是一个叫做五洲星的企业,他们在里面的一个车间从事剥葡萄的劳动。

据柘城县申桥乡中心学校校长游良德介绍:王秀敏是申桥一中的正式教师,以前在小学教学,调到中学后,教学能力还可以。对于王秀敏是否组织学生到宁波打工,因为学校正在放假,他没有听说。“学校是坚决不同意老师组织未成年学生到外面打工的!”游校长肯定地说。另据了解,王秀敏现年30多岁,她头顶一个耀眼的光环——柘城县人大代表。

家长们投诉称,王老师将孩子们送到宁波后,没多久就回来了,说孩子在那里干得很好。但是,家长们刚开始还能接到孩子的,后来却越来越少。有的孩子给家里打说那里的活儿很重,并且有很多限制;有的孩子想回家,但是身上的钱却被老师搜走了,没有办法回家;有的孩子给家里打一直在哭,说在这里很苦。

家长们焦急万分,去寻找王秀敏,她刚开始说别信小孩子的话,在那个工厂干活儿是很舒服的,后来家长们再去找她时,发现她不见了,留的号也停机了。此时,家长才意识到事情不妙。

据柘城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李金壮说,该县7月10日开始放暑假,在放假之前,该局连下两道文件,规范学生和老师假期生活,不允许补课、组织集体旅游等,更不要说组织未成年人外出务工。王秀敏将学生带到宁波打工,属于个人行为,发生的后果由她个人承担。

牢笼逃生

就在家长们千方百计寻找王秀敏的时候,有4名从工厂里逃出来的孩子给家里报了信。申桥乡的学生家长王先生说, 8月2日,他突然接到孩子从宁波打来的,说不堪忍受工厂的打工生活,4名孩子在傍晚趁门卫不注意偷偷从厂内逃了出来。王某赶紧坐火车赶赴宁波,此时身无分文的孩子已经在街头露宿两天两夜,见到他嚎啕痛哭。

王某的女儿王丛(化名)称,她今年才13岁,上初中二年级,她和年仅12岁的妹妹跟随王老师到了宁波工厂后,发现自己难以适应打工生活,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到晚上11点半才能够休息。王丛说:“工厂的工头要求剥葡萄时把里面的葡萄籽掏干净,20多天下来,手被泡烂了,腿也站肿了,但因为身上带的钱被带队的老师拿走,我们无法买药,更无法和家人联系。”

8月2日,王丛和4名同伴从厂内逃了出来,她们趁着天黑,沿着路边不停地走,累了,就在一户人家的房角休息。次日,一名好心的宁波人发现了她们,给王丛的父亲打了。

“都是假的,根本不像承诺的那样。”另一逃回来的女孩,14岁的小美在一份材料中写道,王秀敏老师说保底工资 800元/月,每天工作8小时,4人住一个空调房间,但她和表妹去了以后才发现,“14人住一间房,房顶上吊着两个电扇,而且工人们都站着干活,工作时间从刚开始的每天10小时,延长到每天15小时。”

小美的母亲曾坚决反对她去宁波打工,认为她年纪小,但王秀敏称,年龄不是问题,到村委会开个证明,说自己已满18岁,她再到工厂找找人就可以了。听到老师的承诺后,小美让家人到村委会开了个年满18岁的证明,7月9日跟着王秀敏去了宁波。

但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王老师的承诺几乎全都是假的,比如,出发前王老师承诺包吃住,实际情况是每天不但要支付3元钱的伙食费,而且整天还吃不饱;除此外,还要交纳水电费、治安管理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每天规定任务量,如果请假或完不成任务,就不给饭吃;在家时承诺保底工资800元/月,实际按工作量发工资,除去各种费用外,根本就挣不到钱。

小美说,在去宁波前,王老师让每人交20元医疗保险费,声称以后在宁波看病就不用花钱了,而她们手被泡烂找王老师要药时,王秀敏根本就不给,生病也不让请假,上班迟到15分钟,扣发全天工资。

“我连父母的话都不听,就相信老师的话,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小美说,她们之所以不听家人劝阻到宁波打工,完全是出于对老师的信任。“老师知识面广,我们认为她说的都是对的,即使有不对的地方,也肯定不会骗学生,所以我们才跟家长闹意见,非要去宁波打工的。”但小美没想到,“老师也会骗我们。”

家长千里寻亲

孩子们在宁波的生活真相大白,之后又有10多名女学生回到了商丘,所说的遭遇和先前回去的4名孩子基本一致。

此事引起了孩子家长的激愤,他们在遍寻不到王秀敏的情况下,联名到柘城县劳动局反映情况。县劳动局对此非常重视,称这是该县起老师带未成年学生到外面打工的恶性事件,让他们联系县教委。县教委得知此事后,一边寻找王秀敏的下落,一边向上级汇报。

河南省教育厅、河南省妇联、河南省公安厅得知此事后,通知商丘市有关部门,要求他们密切关注此事的进展,保证在外打工孩子的顺利回家。同时要求当地公安机关对王秀敏带学生到外地打工事件立案侦查。

河南省有关部门同时和浙江省相关部门交涉,要求配合解救孩子的工作。柘城县委、县政府紧急召开劳动、教育、司法联席会议,布置寻找孩子的事宜。

家长们因为受不了等待之苦,派出4名家长代表到宁波寻找孩子,因为人生地不熟,他们首先想到向媒体求助。

据家长提供的信息,这80多名孩子,除了跑回家的十多名,还有大约70名孩子在宁波镇海五洲星公司一分厂,但与孩子家长来到镇海,经过多方寻找,却没有孩子的下落。

通过查询得知,五洲星公司在鄞洲区鄞江镇,一分厂在新厂区。

随即赶到五洲星公司的新厂区。在该公司的大门口,仍悬挂有“招工”的条幅。以联系用工事宜为由,顺利进入厂区。这是一家占地约数百亩的工厂,里面机器轰鸣,一些工人正往出货的集装箱车辆上搬运罐头成品。进入厂区的一排厂房,看到不断有中学生模样的女孩从厂房内进出。

询问了20多名打工学生,但都不是柘城的孩子,这些孩子也多是趁暑期前来打工的学生,她们大多在13到1 5岁之间,有的孩子伸开手让看,有的手已经出现严重的溃烂。隔着窗户看到一间厂房内有400余人都站立着在剥葡萄。

随后,见到了厂内车间的负责人,她称这里就是一分厂,从花名册上没有找到河南来的打工女孩,在这名负责人拿出的花名册上,看到上面这样记录:早5点30分,晚9点30分,一天的工作时间为14个小时。

一些孩子告诉,他们大部分来自安徽的涡阳、蒙城等地,有的是被老师带过来的,有的是工头到学校招他们来打工的。在新厂区主要是安徽来的孩子,老厂区大部分是河南来的孩子。

当天晚上,回到报社,家长代表中一名68岁叫朱初朗的老先生得知孩子没有下落,忍不住流下泪水,他的三个孙女的15岁,小的只有12岁,全部被王秀敏拉到宁波打工。

晚上11时,朱初朗老人突然接到孙女打来的,称她们打工的位置在老厂区,并说,到新厂区暗访的情况厂里已经知道了,领班给她们买了方便面,让她们见到不要乱说,孙女在中哭着说,爷爷,你快来接我们回家吧,我们实在受不了了。

解救:噩梦般的童工生活

2006年8月8日上午8时,与孩子家长来到位于鄞江镇五洲星公司的老厂区,工厂大门很气派,门口有保安,人员凭出入证进出,戒备森严。带着两个孩子家长以寻亲为由要求进入厂区,被保安拦住。

此时,门口过来一名女孩,经过询问她便是王秀敏带来的其中一名孩子,因为生病没有上班,她称,还有多名孩子没有上班,在宿舍里,但在她准备回去叫其他同伴时,被厂区保安拦住,另两名保安立刻给厂领导拨打。

为保证女孩的人身安全,将其带离工厂大门几百米外。在附近的一个公交站牌下,发现了一名手部严重受伤、涂着紫药水的孩子,这个13岁的女孩也是被王秀敏带到宁波的。孩子看到就哭出声来,说她要回家,但身上没有钱,也受了伤,不敢给父母打说,因为她的母亲有病。

随后报警,当天上午9时15分,鄞江镇派出所领导赶到现场,调派多组警力对剥葡萄车间进行了封锁,不允许人员离开。但当要求进入车间进行现场查看时,又被保安和随后赶来的多名工厂人员以安全为名阻挠。

10时30分,宁波市、鄞州区工会和妇联、劳动部门、教育局及鄞江镇政府的大批工作人员先后赶到现场。前来寻亲的孩子家长只有一名见到了自己的孩子,其余家长要求见孩子,被厂方以生产是流水线为名拒绝。

11时30分左右,孩子们终于停工了,当看到老家来的家长时,孩子们顿时哭成一片。在现场看到,孩子们的手全部受了伤,有一个孩子手上的皮全脱落了,还有一个孩子腿和脚全部肿了起来,情景非常凄惨。

孩子们告诉,他们每天要剥30斤葡萄,如果剥不完,就不能休息。一名孩子昏倒在车间里,领班将她的人中都掐肿了,说她是装的。一名13岁的女孩对说,她们如果不上班就没有饭吃,只能自己出去买,没有钱的孩子只好挨饿。一个孩子的身上只有5角钱,说她没有上班,两天只吃了两顿饭。

朱初朗老人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三个孙女,孩子手上都受了伤,扑到老人的怀里痛哭失声。

对孩子们的种种指责,厂方一名领班称,孩子们有病还是能得到医治的,至于不上班就不给吃饭是孩子的误解,可能是因为他们找不到领班领饭票。孩子们说的没有行动自由也站不住脚,“他们来的时候有80多个,现在只有60多个,不打招呼离开了十多个,由此可以说明还是有行动自由的。”该领班同时称,工厂加班自愿,不存在劳动时间过长的问题。

对于涉嫌雇佣童工,厂方一名负责人拿出村委会和学校开的孩子的年龄证明,说她们是看到这个才让孩子们上班的。提出孩子的年龄证明应有公安机关来证明并应同时审验身份证,该名负责人没有正面回答的问题。

被解救的30余名孩子说,在和执法人员在外等待的时候,车间里的人将几个只有12岁和受伤严重的孩子从另一个门转移走了。企业对此否认。孩子们自发前去寻找她们的同伴,在一处大楼后面,终于找到了在此藏着的十多名孩子。这些孩子手上的伤更重,其中一名孩子被两个孩子搀着才能行走。

经过清点,商丘柘城来的孩子共有72名,还有十多名来自河南其他地区,被其他工头带来。有两个新乡来的孩子告诉,学校已经开学了,他们想回去,但是工头不让他们走。

8月9日上午,在河南省柘城县一名副县长的带领下,当地教育、公安、劳动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宁波,前来迎接孩子们回家。在劳动部门的监督下,孩子们领到了近一个月的工资。一个叫朱静的孩子领了650元,问她高兴吗,她掉泪了,说不高兴,伸出受伤的手让看。

领到工资后,孩子们收拾完自己的东西,登上了给她们准备好的大巴车。11时30分,拉着孩子们的大巴车终于踏上了回乡路。

8月10日凌晨3时,被班主任老师私自带到宁波市鄞州区鄞江镇五洲星集团公司打工的80多名孩子,在浙豫两地政府部门的护送下,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回到原籍河南省商丘市拓城县,商丘市领导亲自迎接孩子们平安归来。等了一夜的家长看到孩子归来,与孩子们哭成一片,称再也不愿意让孩子到这种血泪工厂打工了,那怕挣再多的钱也不去。

据前来接孩子的商丘拓城县劳动部门的负责人介绍,王秀敏私自组织未成年人外出务工,属于非法组织劳务输出,他们将依法对其处理。申桥镇中心学校负责人表示,此次事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他们回去后将对王秀敏严肃处理。柘城县公安局刑警队称,王秀敏的下落还在调查中。

宁波市鄞州区劳动局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告诉,学生例用暑假参加勤工俭学是允许的,但应该符合有关法律规定,对于五洲星企业是不是雇佣童工他们还在进一步的调查核实中。(《法律与生活》撰稿 卞君瑜)

农业机械
银川母婴网
经典案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