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史铁生

2019-07-14 06:06:09 来源: 东莞信息港

用一个二十多岁的心来阅读你一生的感悟,其中能领略多少全凭“造化”二字。——题记

今天是2014年的一天,距你离去的时间已经正好四年了。本来计划好将在2015年的个月里,去北京地坛仰望你曾在那留下的车辙。但因同伴临时改变主意,如此,计划只能推迟。多少是有些失望,不过我想有你文字的地方便是你存在的地方,这样想来便也就释怀了。

接触你的篇文章是《我与地坛》,于是我便理所当然的认为我们次相识的地方便是在地坛。那是上初中时候的事了吧,我脑子一向不太好使,所以对此真是记不清楚了。

只记得当时对“史铁生”这个名字有过思考,在读到你的简介时,你应该还记得别人给你写的简介吧。其中有一句便是“中国残疾人协会评议委员会委员”,于是在那时我便像一个哲学家似的开始思考,然后觉得你的这个名字别有意味。当然对此你自己也曾调侃过。

本来觉得这是写给你的一片纪念文,所以怎么也得写写我从你身上学到的东西,也就是心得,然后抒发一下对你离去的惋惜。可写时却发现那些东西虽然是你辛辛苦苦的写出来的,当然我也是认认真真的读过的。

可真正想要让我再重复一遍时,我脑子里竟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而对你离去的惋惜,我是觉得人早晚是得走这一步的。如此一来,倒不如我写一下自己的独白,然后你像我看你写的独白那样,让我们一起把各自的独白变成沟通。

当然也许今天你会收到很多人的纪念,当然也许你也会收不到。毕竟对于那个世界的事我是不知道的,套用近流行的话语就是:那么问题来了,你现在知道那个世界是怎样的了吗?

于我,我希望在那个世界你是一个为普通的人。也许就像你说的,说不定那个世界没有腿的人才是正常人,有腿的人才是另类的人,也说不定那个世界有三条胳膊的人才是正常人呢。嘿嘿……但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你在那,只是一个常见的人,也许有些用词不够准确,因为我没有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去翻《辞海》。

但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当然我并不是说你在这个世界不是普通的人,我只是想你可以不用活的那么艰辛。如果这样可以的话,那么你身体必定是好了。于是我便希望自己能有幸与你共饮几杯酒,让我知道什么是无话不谈的舒畅和一醉方休的痛快。

在写这篇纪念文章时,我一直在想用“你”这个称呼是不是显得不太尊重您,又或者以我的年龄然后自作主张的称呼您是我的朋友是否显得过于亵渎。可我不希望自己仅是一个只能倾听您的话语却不能与您沟通的粉丝。所以在此冒昧,请您谅解。

我的年龄怎么说不大不小吧,过了今晚我就二十一岁了,也算是大姑娘了吧。因为我感觉到生活的压力开始慢慢的往我身上堆积,但说实话我内心却是忐忑不安的。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承担起那罗列的一份份责任,因为我一直在怀疑自己,但同时也在努力的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

说实话现在的我很迷茫,我不知道自己是处于老了的一群人还是处于年轻的一群人。想想自己有可能也就才走过了人生的四分之一应该算不上老了,可二十年里我却经历了不少事,心智也开始越来越成熟。有时想想自己以前做的事会跟自己说一句:“那时候太年轻”,我想这便是算老了吧。也许归根结底如果我不害怕承担责任,那么我就不怕长大或者变老吧。

因为老了,所以便开始对你说的话有所体会了,“世事无常”这句话我想也是从您身上学的吧。老了便有回忆了,现在想来,当初觉得那么坚定的不可改变的事,基本也都被世事无常拿来开了玩笑。不过所幸世事无常的不一定都是坏事,有得必有失嘛。

如今我的生活似乎也已经慢慢的被我拖向了正轨,而且现在还有了一个帮我一起掌控方向的人,所以真的很幸运。虽然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突然有一天弃车而逃,不过用活在当下的话来说,那是未来的事而且即使我担心也不能改变什么,所以倒不如尽自己的努力奋力一搏然后再顺其自然。

似乎掺杂了个人的感情了,而这个独白倒是写的也真够长了,说是纪念你倒不如说是跟你发发牢骚说胡话了。不过这不是元旦了吗,总是多少有些心情不知道跟谁说,用纪念你的幌子来引申一下自己的所感所悟,我想这也许是不过的事了。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不要介意。

人世匆匆几十载,风雨摇曳几多愁。恰是少年意气时,前途光明一路春。

由此纪念史铁生先生,愿您一切安好。

蓝焰敬上

预防勃起功能障碍避免各种类型的性刺激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本文标签: